團體服,班服,熱轉印,團體服訂做
    關於我們   最新消息   印製技術   熱轉印   班服設計   服裝款式
最新消息 > 借道租房網站做短租生意,4年內有望收回本金!這樣的好事哪里去找

文章来源:由「百度新聞」平台非商業用途取用"http://finance.china.com.cn/roll/20131201/2013024.shtml"

  本報記者傅盛裕  成立于2008年8月的Airbnb是一家旅行房屋短期租賃網站,用戶可通過網絡或手機應用程序發布、搜索度假房屋租賃信息,并完成在線預定程序。  Airbnb的用戶目前遍布全球近兩百個國家和地區33000個城市,發布的房屋租賃信息達到5萬條。在這家被時代周刊稱為“住房中的eBay”的租房網站上,只要你有一間房子并將它掛到網上,一旦價格合適時機對頭,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的人,都有可能在某個時刻“拇指一動”把它租下來——整個過程中,房東無需與租客見面,正是這一特點,讓Airbnb成為那些眼光獨到投資者眼中的搖錢樹——如果你生活在上海,在悉尼有一套閑置的小公寓,你當然也會躍躍欲試。  玩過模擬經營類游戲的人都有如下經驗:精心裝點一處住宅,每一個細節都灌注了奇思妙想,然后期待租客盈門的場面。每一筆收入既能轉入“荷包”,又能二次投資,為住宅“添磚加瓦”。時間久了,經營的規模還能擴大,一位酒店或地產大亨或許就此誕生。  如今,這一虛擬場景在現實生活中有了“真人版”——在買下位于拉斯維加斯的一套小型公寓后,美國人喬·惠特利沒有像其他房東那樣去尋找長期租客,而是將它放到房屋共享網站Airbnb上,出租給來自世界各地的游客。經過近一年的“運轉”,這套房子已經為喬·惠特利帶來近兩萬美元的收入,而他當年買下這套85平米的小公寓時,只花了不到4萬美元。  互聯網時代,只要肯動腦筋,每天都會有奇跡發生。  投資客算的一本賬  喬·惠特利是美國一位普通投資者,他不久前公布的一份投資賬目,這段時間引來了大家的關注。  一直以來,喬·惠特利一直看好Airbnb的創業理念和贏利模式,經過一段時間的認真觀察——雖然Airbnb的訂房系統直觀易用,他仍舊在瀏覽網站時下了“苦功”。原來,惠特利并沒有以普通租客的身份瀏覽,而是試圖營造自己的“大數據”。他通過網站縱覽整體租房行情,搜索房屋出租需求、入住率、房租等指標,通過初步數據統計得出一個結論:在美國,酒店往往價格不菲,但不少地方的房屋售價卻較為便宜,在網上找起來也很方便。  緊接著,一場投資計劃就開始了。惠特利選擇了一間位于拉斯維加斯、售價4萬美元的公寓。這間約85平方米的布局非常適合出租,不僅擁有一個開放式的客廳、一個房間和一個洗手間,還有公共游泳池與網球場,對短租旅客充滿誘惑。  既然房屋主要用作短租,惠特利并沒有花費巨資裝修房屋。他選用了相對便宜的宜家家居,娛樂設施也是夠用即可,房間僅配備了一部電視機和一部AppleTV機頂盒。三周之后,這間租屋就完成了布置、裝修,準備在Airbnb上“搏殺”了。  當惠特利展示這間短租房屋的階段性收益時,不少互聯網房屋短租的唱衰者仿佛挨了一記悶棍。惠特利的賬單顯示:房屋售價4萬美元,裝修及家具費用1萬美元。從營收情況來看,去年11月至今年11月間,房屋共獲得19613美元的收益,平均月收入1634美元。扣除清潔、水電及其他雜項費后,平均月盈利1134美元。  惠特利還提到,這筆收益實際可以更高。去年,他將這套房屋免費供給朋友逗留了一段時間。即便如此,折算下來,這間出租的公寓只要4年就能收回成本。雖然惠特利并沒有公布這間公寓的房租以及實際入住情況,但考慮到位于拉斯維加斯的黃金地段,今后數年如無意外,這間公寓很可能仍是一只“會生金蛋的雞”。  隱性成本幾何  惠特利沒有提到的是,為了經營這間房屋,他耗費了不少隱性成本。為了讓出租屋在Airbnb的大量房源中脫穎而出,他費了大量心思在營銷上。  首先,在一萬美元的裝潢中,全部鋪就硬木地板、翻新墻面就耗資頗多。惠特利之所以花掉一年的盈利為房間“美容”,很大程度上是互聯網的特性決定的:口碑是傳播的動力。在Airbnb上,唯有評價高的租屋才會受到關注。  因為租客隔網遙望房屋,如何贏得信任也頗費苦心。惠特利坦言,新上架的租屋必須要克服兩大難題。首先,房屋要由一系列靚麗的“定妝照”,這一點上,Airbnb的攝影團隊提供免費服務。惠特利進行過一組試驗,他的房子用iPhone隨意拍攝和Airbnb專業團隊拍攝的兩組照片上傳后,收到的咨詢郵件數量相差10倍之多。這些“網絡裝修”的過程,要耗費不少時間成本。  此外,像網購一樣,一旦租屋無人評論,租客就會變得異常謹慎。為積累口碑,惠特利自降租金,先主動邀請旅客前來,換取了第一波好評。當好評積累到一定數量后,惠特利的租屋才開始逐漸提價,步入運營軌道。  網絡租房和線下租房的一大區別在于,房東并不直接與租客面談,許多事宜通過遠程完成。這樣的優勢是不必牽扯房東的精力,缺點則是要雇人對房屋進行必要的維護保養。為了讓良好的口碑持續下去,惠特利還雇了一位管家,兼任房間清潔的工作。為此,惠特利掏出每月200美元的價錢,聘請了可靠的保潔人員,并由其兼顧房屋出租的咨詢事宜。  此外,惠特利提到,熟練借助高科技的力量,對房東和租客都有好處。他舉例說,像Nest這款由蘋果前設計師親手打造的室內空氣自動化調節裝置,能夠允許遠程操控冷、暖氣,保持房間的溫度、適度,還能在不打擾租客的情況下確定他們的抵達、離開狀態。而Lockitron這款通過移動互聯網就能控制的門鎖,也能實現遠程鎖定,即便將鑰匙交給租客,也不必擔心安全隱患。當然,這些新潮的技術,自然少不了成本投入。  全球推廣尚存難度  世界是平的。美國率先借Airbnb實現租房云端化,順帶牽動了智能家居設備實用化,出租、管理、交易遠程實現全球同步,還有多遠?  數據或許是可喜的:Airbnb原本是一個私人短租平臺,經過5年發展,已經累計了近千萬名租客。值得一提的是,過去4年用戶才累計400萬的Airbnb,過去一年中就為500萬租客提供了服務。  截至今年9月,已有超過50萬間房間及房屋在Airbnb上提供出租服務,這些房源分布在192個國家和地區的3.3萬個城市中。換言之,全球巨大的短租需求,已經形成了空前的市場規模。但互聯網短租的前景是否已經“馬踏平川”?答案應是否定的,至少是對那些躍躍欲試的中國“遠程房東”們來說。  一位熟悉海外置業的市場人士告訴記者,跨國的房屋短租,絕不是網上掛牌、出租、付費那么簡單,其中涉及到許多政策規定。不同國家和地區對其他國家購房者的準入條件也大不相同,網上短租固然便利,在實際操作中卻往往有打政策“擦邊球”的嫌疑,一旦發生問題,也無法從法律制度上確權追責。  他還表示,從具體操作而言,雖然已有不少遠程安全及操控技術,但這些技術畢竟未臻成熟,有些甚至涉及到隱私保護的敏感問題,尺度如何把握,仍未有定論。考慮到短租可能存在的人身、財產安全風險,其他國籍人士最好還是謹慎為好。

關鍵字標籤:Taipei NTNU apartment rental